烟雨三月

文档:638篇 黄金大师V1 被关注:0次

每件事最后都会是好事。如果不是好事,说明还没到最后。

关注Ta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谈吃与画饼充饥(1)

    报刊上谈吃的文字很多,也从来不嫌多。中国人好吃,我觉得是值得骄傲的,因为是一种最基本的生活艺术。如插花与室内装修,就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,而相形之下又都是小事。“民以食为天”,但看大饼油条的精致,就知道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谈看书(3)

     密契纳为了做翻案文章,指克利斯青抛弃同党,让他们留在塔喜堤,军舰来了瓮中捉鳖。其实是他判断力欠高明,大家对他的领导失去信心,所以散伙。回塔喜堤,诺朵夫认为是怪水手们糊涂,舍不得离开这温柔乡。大概也是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我看苏青(1)

    苏青与我,不是像一般人所想的那样密切的朋友,我们其实很少见面。也不是像有些人可以想象到的,互相敌视着。同行相妒,似乎是不可避免的,何况都是女人--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。可是我想这里有点特殊情形。即使从纯粹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丈人的心

      这是个法国故事,法国人的小说,即使是非常质朴,以乡村为背景的,里面也看得出他们一种玩世的聪明。这一篇小说讲到阿尔卑斯山上的居民,常会遇到山崩、冰雹、迷路、埋在雪里,种种危险。一老翁,有一个美丽的女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谈音乐

      我不大喜欢音乐。不知为什么,颜色与气味常常使我快乐,而一切的音乐都是悲哀的。即使是所谓“轻性音乐”,那跳跃也像是浮面上的,有点假。譬如说颜色:夏天房里下着帘子,龙须草席上堆着一叠旧睡衣,折得很齐整,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谈跳舞

      中国是没有跳舞的国家。从前大概有过,在古装话剧电影里看到,是把雍容揖让的两只大袖子徐徐伸出去,向左比一比,向右比一比;古时的舞女也带着古圣贤风度,虽然单调一点,而且根据唐诗“舞低杨柳楼心月”,似乎是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中国人的宗教(1)

    这篇东西本是写给外国人看的,所以非常粗浅,但是我想,有时候也应当像初级教科书一样地头脑简单一下,把事情弄明白些。 表面上中国人是没有宗教可言的。中国智识阶级这许多年来一直是无神论者。佛教对于中国哲学的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童言无忌

      从前人家过年,墙上贴着“抬头见喜”与“童言无忌”的红纸条子。这里我用“童言无忌”来做题目,并没有什么犯忌讳的话,急欲一吐为快,不过打算说说自己的事罢了。小学生下学回来,兴奋地叙述他的见闻,先生如何侗心,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到底是上海人

      一年前回上海来,对于久违了的上海人的第一个印象是白与胖。在香港,广东人十有八九是黝黑瘦小的,印度人还要黑,马来人还要瘦。看惯了他们,上海人显得个个肥白如瓠,像代乳粉的广告。   第二个印象是上海人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席德进

      席德进  最早看到席德进的画,大概是我中学的时候,印象最深的是一张在杂志封底的,好像是油画的相片,海景型长长的尺寸,格子地面,在画的右前下方一对男女用舞蹈的姿态相拥在一起,男与女都有着一双又浓又黑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永恒的盟约

      永恒的盟约  --读丰子恺的"护生画集"  平日虽说是一个比较敏感的人,却也并不是见什么都会感动的那一类。可是,一套"护生画集"放在案头,看一眼就有一眼的酸热,翻一回就有一回的柔情;所以,我想,世间事大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5

    丰饶的园林

      丰饶的园林  做过一个梦。  在梦里,我一个人站在街角公共汽车的站牌下等车。  好像已经过了很多班车了,可是,我都没能上去,夜很深了,我心里越来越着急。  但是,每次在有车子开过来的时候,我却又总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婴儿房,青磁砖

      婴儿房  红色的箭头向二楼指去:"产房由此进"。二楼是另一个天地,穿深紫色病服的妇人们都那样年轻,她们的眼神与脸样都是泛着光的,陪伴她们的家属说话声音也高些,仿佛有些不可一世地说:"我家新添了人口呢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记小女儿

      娇女篇  记小女儿  人世间的匹夫匹妇,一家一计的过日子人家,岂能有大张狂,大得意处?所有的也无非是一粥一饭的温馨,半丝半缕的知足,以及一家骨肉相依的感恩。  女儿的名字叫晴晴,是三十岁那年生的。...

  • 烟雨三月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春山过客

      春山过客  时间走在家与办公室间的车程中。  沉色的楼宇,灰方的路,浮着暗尘的都市人脸。  马达声,电话铃响,上司平直不带半丝起伏的官腔。  纵然至夜晚,也逃不脱电视机中各种人造的音响!  合拢文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