残温

文档:607篇 黄金大师V5 被关注:0次

你的衣裳今天我在穿,未留住你却依然温暖。

关注Ta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雨伞下

      下大雨,有人打着伞,有人没带伞。没伞的挨着有伞的,钻到伞底下去躲雨,多少有点掩蔽,可是伞的边缘滔滔流下水来,反而比外面的雨更来得凶。挤在伞沿下的人,头上游得稀湿。   当然这是说教式的寓言,意义很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写什么

      有个朋友问我:“无产阶级的故事你会写么?”我想了一想,说:“不会。要么只有阿妈她们的事,我稍微知道一点。”后来从别处打听到,原来阿妈不能算无产阶级。幸而我并没有改变作风的计划,否则要大为失望了。   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诗与胡说

      夏天的日子一连串烧下去,雪亮,绝细的一根线,烧得要断了,又给细细的蝉声连了起来,“吱呀,吱呀,吱……”   这一个月,因为生病,省掉了许多饭莱、车钱,因此突然觉得富裕起来。虽然生的是毫无风致的病,肚子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桐花

      四月二十四日  长长的路上,我正走向一脉绵延着的山岗。不知道何处可以停留,可以向他说出这十年二十年间种种无端的忧愁。林间洁净清新,山峦守口如瓶,没有人肯告诉我那即将要来临的盛放与凋零。  四月二十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我的苦闷

      我的苦闷  在一个阴雨的午后,一个学生怎样也调不出她想要的颜色,于是,我这个做老师的只好坐下来帮帮她的忙。  当她把调色板送给我的时候,那木头的光泽吸引了我,好漂亮的一块木头,拿在手上分量刚好,本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9:06

    夜校生

      夜校生  在傍晚下课回家的时候,常会经过光复中学和治平中学的校门口。有时候,正碰上夜间部的学生上学,在十字路口,车辆会被维持交通的同学挡住,正好可以仔细地端详他们。  谁说这一代的青年是失落的一代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寄亡友恩佩

      想你的时候  寄亡友恩佩  辘轳在转,一团湿泥在我手里渐渐成形。陶艺教室里大家各自凝神于自己转盘上那一块混沌初开的宇宙,五月的阳光安详而如有所待,碌碌砸砸的声浪里竟有一份喧哗的沉静。  这件事,我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杂记三题

      杂记三题  红头巾  她轻轻落坐我身旁时,我只望见她扎了一条红头巾。天太冷,有许多女子都戴顶小帽或扎了美丽的头巾。我没有多留意她,忽然,在司机频频胡踩煞车的同时,她随车摇摆的头巾下传来奇怪的细微声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争夺

      争夺  中午下了课,接到通知,下午四点正还要参加一个会议。  三点五十九分,我准时到了会场。  在整整两个钟头的时间里,我和其他的人一样聆听、发问和讨论,只是觉得特别的心平气和,并且常常控制不住那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坚持的长春藤

      坚持的长春藤  读楚戈"散步的山峦"后记  很早就听说有这么一个人。  听说他在故宫博物院里作研究,对铜器还是什么别的写过几本大书,听说他原本是诗人,可又很爱画画。  在版画家画廊里看过他的版图,在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荒谬的真实

      红尘  荒谬的真实  早上起来,发现自己站在冰冷的水里,因为还在将醒未醒的时刻,心里不禁起了疑问:  "我在哪里?我在什么地方?"  水很冷,刚刚从温暖的棉被里暴露出来的双脚特别敏感,有一阵寒战从脚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淡淡的花香

      淡淡的花香  曾经有人问过我,为什么那么喜欢植物?为什么总喜欢画花?  其实,我喜欢的不仅是那一朵花,而是伴随着那一朵花同时出现的所有的记忆,我喜欢的甚至也许不是眼前的大自然,而是大自然在我心里所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8:56

    盼望

      其实我盼望的  也不过就只是那一瞬  我从没要求过你给我  你的一生 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 与你相遇如果能 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 那么再长久的一生  不也就只是就只是  回首时  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7:43

    林清玄-吸引金龟子

      吃哈密瓜的时候,我对孩子提起童年时代如何抓金龟子的事。  我们把吃剩的果皮拿到树林或稻田,或甚至放在庭院的角落,到黄昏的时刻,就会有许多不知从何处赶来,闪着绿光、黄光和蓝光的金龟子,它们密密麻麻紧...

  • 残温

    发布于:2020-04-26 23:17:42

    分到最宝贵的妈妈阅读

    分到最宝贵的妈妈  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,因为他来得太迟,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。  朋友对我说:"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,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,他们什么也没有留给我,分给我的只是我们唯一的...